会员登录

 Email:
 密 码:

【转载】高校教材称同性恋是病态:女大学生告教育部

1秋白

    近日,90后女生秋白委托其代理律师以教育部“行政不作为”为由,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并成功立案。今年2月起,秋白在教材中发现关于“污名”同性恋的大量错误内容并希望借此反映情况寻求改善。过去半年里,她先后尝试给国家新闻出版总局、省教育厅递交举报信,且信访相关部门,均未得到实际性答复。今年5月,她通过挂号信的方式向国家教育部寄送了"教育部对于高校使用教材的监管职能是什么","教育部对于高校使用错误/不符合最新国家科学标准的教材有什么监督措施"的信息公开申请信函。但仍未有回复,因此她起诉教育部“行政不作为”。

  因个人对性取向迷茫才去查找教材

  问:你认为高校教材将同性恋视为病态是错误的,向教育部申请公开其对此类教材的监管信息,但在法定期限内未获回应,为此你把教育部告上了法庭。近日,北京市一中院受理了你的起诉,决定立案审理。得知这个消息时,你是什么反应?

  秋白:我现在广州一所高校读书,9月开学就大三了。能在开学前知道这个消息,还是很开心的。

  问:你是怎么发现高校教材里把同性恋视为病态的呢?

  秋白:我是因为自己对自己的性倾向有点困惑才想到找教材的。

  上大学之后,周围朋友都问我要找什么样的男票,我是和男生玩得很好,但一听到男票男朋友的问题,我就有点别扭,发觉自己更喜欢女生,而且也对女生产生了爱慕之情。那时我才算比较正面的接触到“同性恋”这个词,有点害怕,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我开始上网去查一些资料,但网上的资料良莠不齐,各种各样。有些看了会让我觉得“啊,原来好乱”,然后有些看了又觉得好像挺多正面的声音。

  问:具体说说你在网上搜到的资料都是怎么说的?正负面的声音都是怎样的?

  秋白:比如说同性恋之间的感情像异性恋一样,就是两个人相爱没有那么多的道德束缚。但可怕的一种声音就是说不能生育就是道德沦丧。道德沦丧这个词很可怕。还说这样会导致人类的灭亡,是一种病,是可以扭转治疗的。

  看完这些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正常,但我并没觉得同性恋是病。

  问:因为各种声音存在,所以你也不知道该信谁的了吧?

  秋白:对,我更害怕也更困惑。如果最后确认我是同性恋,那我该怎么办?是要坦然面对并接受还是要去做扭转治疗?

  于是我就想到了去图书馆找教材,出现在高校教材里的内容肯定是比较客观的知识。

  关键学科教材里把同性恋归为病态并提出扭转治疗

  问:你一共找了多少本教材?教材中对于同性恋内容又是如何表述的呢?

  秋白:我没想到的是教材里的描述与我搜到的一些资料的结论截然不同,封面写着是“十二五规划教材”,里面讲性心理障碍或是性取向障碍,包括异装癖、恋童癖等等,同时还包括同性恋,就是把同性恋归为不正常的一种行为。

  我又在图书馆里查阅了几十本关键学科书籍,如《变态心理学》、《心理健康教程》、《异常心理与行为》、《咨询心理学》等等,都是把同性恋归为性心理障碍,更让我觉得可怕的是2013年出版的《咨询心理学》(邱鸿钟主编)一书中有个章节讨论同性恋问题,除了将同性恋归为性指向障碍外,还从对同性恋的诊断与评估、病因、干预措施和咨询效果评估来分析如何治疗同性恋。尤其是在干预措施中详细说明了“性意向转移治疗”,“柏拉图式恋爱实践”,“厌恶疗法”和“休克治疗”,这些治疗方法意图通过电刺激等方式使同性恋建立对同性恋行为厌恶的条件反射,彻底改变性倾向。

  14年前国家已明确把同性恋去病理化

  问:翻阅完大量教材后,你是否相信了书里的内容呢?

  秋白:我当时不敢面对自己性取向的这个事实,但我同时又找了同志群体和身边学医学学心理学的同学咨询,他们告诉我说早在2001年中华精神科学会发布的《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简称CCMD-3),作为中国最新的国家科学标准早已认定同性恋作为一种性倾向本身不再视为病态。也就是说中国已经把同性恋去病理化了。书中还存在很多错误或过时的观点,比如说事实上,部分同性恋者是在异性恋遭受打击之后,在其他伙伴的诱惑下才加入同性恋行列的,还有一些学者认为,如果同性恋者受某个自己欣赏的异性热烈追求的话,其性取向可能会迅速发生改变。

  最吃惊的是我翻阅的那些教材,都是近几年出版的,最近的是2013年出版。我觉得教材里讲同性恋,不是讲一个故事,不是表达作者的观点。既然国家层面已经说同性恋去病理化,教材完全没有跟上国家最新的科学标准就是不对的。

  问:你是否问过学习这些教材的同学,老师上课时会怎么讲同性恋部分的内容。

  秋白:我咨询了更多的同志公益团体和身边的同学,也问过他们对教材中这些内容的感受,他们说原来教科书中对同性恋内容的描述是错误的,十分陈旧和过时。

  至于老师,有些会受影响,按照教材上的内容讲课,甚至会在课堂上说同性恋是一种变态行为。有的同性恋学生听到这些,心理上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教材里的错误内容对自我认同不好的同性恋学生影响更深

  问:那么你是不是立刻就站出来向出版社宣战呢,是否有什么特别的事促使你站出来?

  秋白:一段时间我很害怕,而且很气愤。我觉得教材起码要很专业,但现实是教材里居然能这么公开的污名同性恋,现在看来好像是很荒唐。我一下也没想过自己站出来,因为我到现在为止也没向父母出柜,还是挺害怕。

  当时我看到广州有个同城青少年资源中心在做高校大陆教科书污名同性恋调查,他们也找到问到一些情况,我也是接触后才发现原来跟我有类似经历的同学很多。

  我在当志愿者帮助他们承担一些调查工作时,发现很多同性恋学生会说要想办法去做扭转性取向治疗。

  有个学生的自我认同不大好,跟他沟通也很费劲,他很怕别人笑他是同志。

  我觉得教材里的错误内容对那种自我认同很不好的学生的影响会更深,但很少人会发现。学校很多事情很多人可能会忽略,比如高校老师讲不讲可能不一定,很多人就会忽略教材污名同志对学生伤害的这个问题。

  但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讲,生活半径基本都是学校,教材对他影响可能是被忽视的。

  所以我很想做些什么事,做一些倡导或者能做一些对这种情况有些改善的事吧。

  举报出版社对方完全否定教材污名同性恋

  问:于是今年3月你联合10名同学向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视总局、广东省教育厅邮寄了公开举报信。举报内容以及建议是什么?

  秋白:我写举报信的时候,其他10个同学都是我的一些好朋友,他们也有同志也有异性恋。

 前期我做了一些功课,出版总局对教材质量管理是有其责的。我举报时只针对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四本教材,他们都存在对于同性恋群体的错误和污名描述。

  我希望和建议这两个政府部门能够对全国范围内(无论大学或是中小学[微博])教科书、教辅书进行检查,并就教科书中含有对同性恋错误和污名内容的情况向全社会公布。此外,并对含有此类错误问题的教科书要求相关出版社尽快统一回收处理。

  要求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尽快就所举报教科书全部召回处理,并在媒体上公开致歉和发布《内容更正声明》。以此消除错误教科书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广东省教育厅应要去辖区内所有主管的出版社就书籍中错误、污名情况进行自检,对错误书籍予以收回。此外,应要求广东省各级图书馆、学校图书馆对管内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医学、精神病学、心理健康教育、性教育等涉及同性恋内容较多的学科书籍内容进行全面自检,并对错误/污名书籍予以下架处理。

  问:这个举报得到了什么样的回复?

秋白:出版总局那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意思是说他收到了我的信,但是教材出问题跟他们没关系。我也有追问跟谁有关系,他说是教育部。后来我查了很多条例,其实在教材监管的职位上,各个部门之间的界限很模糊,每个部门可以对质量做出监管,但具体怎么监管又没有具体的写。

  广东省教育厅把举报信转交给了广东高教出版社,出版社给我一个书面回复,内容是完全否定教材污名同性恋情况的存在。他们举了几个例子说是我误会了。比如说性心理障碍里有同性恋,他的解释是因为有一些同志的自我认同不好,所以会在心理上有一些异常。所以归为性心理障碍是没问题的。

  还比如说男同性恋患者穿着会比较女性化之类,出版社的解释是有些同志的确会有一些行为上的异常,用患者这个词也没有问题。比如说同性恋可以治疗的问题,出版社的回复里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问:你对他们的回复满意吗?

  秋白:当然是不满意。4月的时候我再一次去教育厅信访,反映我们对出版社的回复不满意。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我当时还挺失落的,因为社会上支持我们的人太少。

  问:当时想过放弃吗?

  秋白:心灰意冷会有一点,但是决心真的没有动摇过。我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有很多解决途径,也可能要很长的时间,不可能一下子就搞定。另一方面,大一时我自己心里的那种挣扎对我的影响太大,我不想再有其他的学生经历同样的事情。所以在5月底的时候我决定采取走法律途径。

  在广州当地起诉出版社结果是不予立案

  问:第一次的起诉经历如何?

  秋白:5月1号正好实施立案登记制,我还挺开心,觉得应该能立刻立案。因为报道上说立案登记制出来后,如果有诉求,那就要立案。

  我去的时候,工作人员看完我填的起诉原因,他就有点紧张,还特意跑到和我做对接的那个立案法官说了什么,那个法官看了我的资料也收了,说过几天才给我答复。

  差不多过了7天,我才收到信件,结果是不予立案,理由是出版社的出版行为跟我没有直接或间接利害关系。

  本来我对法律途径抱有挺大的希望,但其实跑去立案那天看到他们的反应我就突然间心又空了一下。

  之后我又上诉到中院,当然,中间又是经历了很多波折,两个月之后,我才知道结果是维持原审。

  问:近半年的时间,从递交举报信到起诉出版社,从起诉再到不间断地信访,一条条路都走不通,你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秋白:之前给新闻出版总局寄举报信时,他们说教育部管。5月14日我向教育部寄送挂号信,申请公开其对高校使用教材的监管职能,以及对高校使用错误和不符合国家最新科学标准的教材有哪些监督措施。教育部真的是一直没有回复。

  我觉得一个学生提一个正常的诉求也算一个求助,但这种结果是不管是在哪里都很难被正视,很难被一些教育的机构或是单位能够重视。

  于是,这次我决定起诉教育部行政不作为。

  起诉教育部已立案如果失败还会继续寻找其他途径

  问:你怎么看待教育部对你申请公开信息的不回复?

  秋白:我觉得教育部对信息公开的不回复,看得出这个部门在对学生平等的教育权方面,不管是监管还是负责的程度都很不足。起诉他们,不仅是教材监管的问题,还有就是教育部忽视平等教育的诉求。

  我觉得作为传道的高校教材,应传播科学、客观的知识,而不是错误的知识。我希望相关教育部门能对污名同性恋的教材予以纠正与监管。

  问:有没有对这次起诉的结果有所预判?或者说,你希望最后能有什么样的结果?如果还是失败了,怎么办?

  秋白:首先看情况吧,我觉得那么难的走出了这一步,有可能的话一定要去北京。

  我的诉求是比如教育部公开的说,这些教材的确是污名同性恋,同性恋不是病。而且要有公开的声明,以后出版的书不允许再有这样的错误。

  其实现在只是立案,我觉得这条路还是挺漫长的,要坚持。因为立案不代表教育部最后真的会发一个声明。即便最终胜诉了,也可能有其他的拖延或是怎样。

  其实我也知道很难让一些政府部门对同性恋群体有一些公开的表态。

  说实话我开始野心也挺大,一定要政府部门就同性恋公开发表一些声明。

  后来在这半年不断争取的过程中,我觉得我做的事情是一个很好的社会倡导,让大家知道了原来在教育环境里也存在这么多污名同性恋的问题,也提高了公众对同性恋的一些认知。

  即便这次失败了,我还会坚持,寻找其他的途径,其他的可能。或者在同性恋群体里还能再做一些其他的什么事情,不一定是教材或是其他的教育的一些问题。

  已经完全接受自己考虑向父母出柜

  问:经过半年多的媒体报道以及大众关注,你一定也有压力,有没想过向父母出柜?身边朋友对你的身份是个什么态度?

  秋白:一开始确实有挺大的压力。因为我从来没有跟父母讲过。前几天知道要去起诉,我还准备好跟父母出柜。但还没有一个比较合适的机会。

  我觉得要打一些预防针,可能会每次讲一点。因为现在对我来说是有两个柜子嘛,一个是性取向,一个是还要切实地做些事情。对我父母来说,他们对我的未来的设想都不是这个样子。

  对于朋友,也是因为第一次去公开举报,然后见报,这才算出柜。

  大多数人都是很支持,支持我做这些事情。因为同学层面都是同龄人,比较宽容。

  因为我接触过很多类似经历的一些学生,我问他们愿不愿意一起露面做一些可以改变的事情,但他们几乎都拒绝我了。

  有些是答应,但说不能见报一定要马赛克之类。我一开始也是想推别人站出来,后来发现他们的很多顾虑跟我一样,比如担心父母,担心学校压力。但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打开一个路子。

  他们害怕的东西真的是完全我自己害怕的。而且我可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我会想我站出来之后可能父母会怎样,然后我应该怎么解决这样。我觉得可能要先把这些问题解决好。

  问:你觉得你的父母能接受你的性取向吗?

  秋白:我觉得可能能接受。因为我一直都有点试探的去问,我觉得他们的包容程度可能在我讲的那一天或那一刻,他们会疯掉。但可能过了几天,其实会跟正常的父母一样。

  问:你在接触了同志群体,又正视了自己的性取向之后,除了这件事情,你还在做其他的事情吗?

  秋白:我参加了一些同志小组自己组织的活动,也去当志愿者,虽然不是什么大型活动,但我还挺乐于参与,以前还不大怎么敢,但现在会比较放得开。

  现在是完全接受自己。另一方面我也觉得一个同志站出来的那种影响力真的是挺大。

  站出来听到一些支持的声音也会对我以后有时支持不下去的时候是一种很大的鼓励吧。

  全国高校教材同样存在污名同性恋的内容

  问:据你所知,除了广东高校教材关于同性恋内容有这样的错误,其他省份是否也存在这个现象?

  秋白:在教材的问题上,其实最严重的是一些二三线城市。因为我有一些其他省的同学,还有学医的,他们告诉我说广东那些算什么我们这里的才够多。这边有个机构做了大陆高校教材调查,全国高校教材污名同性恋的问题都会存在,偏二三线城市更严重。我觉得对那些学生的影响更重,因为他们那边的资讯并不发达。

  在一个机构做的《高校教科书中同性恋错误和污名内容调查报告》中显示,2001年后大陆编著的教科书中有31本专门对同性恋“是否属病态”作出了探讨,包括17专业教科书和14本公共选修课书。其中有13本书本做出了同性恋本身即为病态或异常的判定,占到这类讨论的41.94%。仅有8本书准确、全面地引用了CCMD-3的国家科学标准,占到25.81%。仅有7本书完全认为同性恋不属于病态,符合国际相关标准。占到22.58%。

  鼓舞了一些学生给校长写信得到积极回应

  问:在这半年所做的事情,你认为对别人产生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秋白:我第一次去公开举报时鼓舞了一些高校的学生。他们之前有压力,不敢给校长写信,看到我公开举报后,直接给校长或给图书馆寄公开信,还有的学生直接在学校里搞一下行为艺术。有所高校比较大的回应是图书馆特意为同性恋学生举办活动,向学生们推荐一些好的教材。

  问:那你有没有没想到给你们校长写封信呢?

  秋白:其实我有的。今年我们学校有个哲学系教授公开歧视同性恋,说同性恋是不正常的,阻碍人类进步。我觉得真的很荒唐。因为我自己开了一个公众的微信号,我还邀请这个教授、校长、图书馆馆长一起谈谈同性恋。图书馆长回应说,教材里边讲的同性恋是病是因为以前有这样的一个过程,先说有病,然后再去病理化。如果直接说下架这些教材,其实属于不尊重学术自由。

  我不认同这属于学术自由。因为整本书都没有讲以前是怎样现在是怎样,而是直接讲同性恋是精神疾病。

  也是受刚说的那个高校图书馆回应事情的启发,我想如果做一些身边的倡导,需要和我们学校的馆长保持互动,他现在可能不大明白我的意思,我觉得要慢慢的跟他讲。

  问:你做这些事情有没有耽误自己本身的学业?学校领导因为你做的这些事情找过你吗?

  秋白:一方面肯定会耽误我的时间,另一方面我觉得做这些事情比我做其它任何事情都有意义的多。我觉得他影响的不只是我个人本身的一些困惑一些害怕跟一些恐惧,可能还会给很大的一个群体带来挺大的影响。

其实我经常会被一些学校的领导找去谈话,校方也会直接跟我讲,如果我再这么做会告诉我父母。

  学校没有理由不让我毕业,不能因为我做这些事情就毕不了业,我觉得这是学校想吓唬我,不让我去做,我自己调整心态就好了。

  女生起诉称教材污名"同性恋"

  秋白还认为,对于教材中出现的污名同性恋的错误,教育部应负有监管责任,并于2015年5月14日向教育部寄送挂号信,申请公开其对高校使用教材的监管职能,以及对高校使用错误和不符合国家最新科学标准的教材有哪些监督措施。

  但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教育部应当在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如需延长答复期限,应告知申请人,且延长答复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个工作日。“教育部至今未给予任何答复。”秋白说,于是她将教育部告上法庭。